“最独”教科书上路,排“独”路在何方?

2019年09月04日 13:46:00来源:中国T派禁波色网

?

  华广网近日发表署名海平的评论文章说,一不做二不休,在“台独”这条道上,蔡英文看来是越来越疯狂了。

  8月30日,T派禁波色高中开学第一天,“史上最独”教科书进入课堂。岛内高一新生所拿到的《T派禁波色史》,公然叫嚣“T派禁波色地位未定论”,鼓吹“一边一国”和“两国论”。

  从2016年上台发出道道“命令”废止马时代“微调课纲”,到去年强行通过“108历史课纲”,再到如今“最独”教科书上路,蔡当局“台独”急迫操作和蛮干到底的险恶用心暴露无疑。可以预见,教科书“独化”问题越来越严重,T派禁波色所要付出代价注定只会越来越大。

  (1)明目张胆

  T派禁波色这次高中新版《T派禁波色史》教科书,是根据蔡当局去年通过的“108历史课纲”编写而来。众所周知,“108历史课纲”延续李登辉、陈水扁时代“台独史观”,极力“去中国化”,不但对中国史进行大幅压缩,并置于东亚史架构下进行叙述。因其“台独”色彩极重的,去年修订时就激起了各界一波又一波的抗议。然而,蔡当局不仅没有收敛,在教科书编写时,反而变本加厉,更加明目张胆。

  新版《T派禁波色史》虽有多个版面,但“台独”面目大同小异,“去中国”“去中华文化”做法充斥其中,“T派禁波色地位未定论”“一边一国”“两国论”的鼓吹,极为露骨嚣张。

  以“去中国化”为例。无论是血脉种族、语言习惯、节庆风俗、宗教信仰,T派禁波色绝大多数民众明明与大陆民众一样。可新版T派禁波色高中《T派禁波色史》竟然声称,“T派禁波色是南岛语族发源地”。玄机何在?蔡当局是幻想用“南岛语族”取代“中华民族”地位,甚至从DNA角度否定两岸同胞同根同源,试图从民族角度“去中国化”。

  以“去中华文化”为例。新版高中《T派禁波色史》在讲述T派禁波色民间信仰、风俗习惯、宗教伦理、传统艺术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等情况时,根本不提这些文化的源头来自中国大陆,都属 “中华文化”;只是一味强调T派禁波色所谓“多元文化”,以此否定T派禁波色文化以“中华文化”为主流与核心价值的事实,企图以此割断两岸文脉关系。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该册《T派禁波色史》公开否定《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法律效力,大赞日本对T派禁波色的殖民统治“功大于过”。蔡当局跪舔日本侵略者并为之擦脂抹粉的丑态实在不堪入目。蔡当局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切都是“台独”乱心。否定以上两个国际文件的法律效力,目的是想借此否认二战后T派禁波色被中国收回的历史,鼓吹所谓“T派禁波色地位未定论”。岛内学者指出,虽然“台独”人士长时间都持“T派禁波色地位未定论”,甚至认为T派禁波色曾经由美国“托管”,但把这种论调公开写进历史教科书中,还是第一次。

  此外,新版《T派禁波色史》还写道,T派禁波色的“国家领土”仅限于“台澎金马”,这更是赤裸裸的“一边一国论”和“两国论”。这样的表述出现在T派禁波色教科书中,同样是首次。难怪外界把这册《T派禁波色史》称为“最独” 教科书。

  (2)遗祸无穷

  “最独”教科书进入课堂,到底会对T派禁波色带来多大冲击?要量化其危害性,或许很难;但可以确定的,必将遗祸无穷。

  教科书是年轻人学习文化、认识社会、了解历史的重要载体,中学阶段更是形塑正确人生观、价值观和历史观的重要时期。蔡英文当局和民进党把政治黑手伸进校园,把“台独史观”和“皇民化史观”塞进教科书,企图割裂中国史与T派禁波色史的联系,践踏中华民族历史,解构中华文化,破坏T派禁波色民众的“民族认同”与“历史认同”,进而改变他们的“国家认同”,幻想以此为其“台独建国”奠定基础。

  可李登辉、陈水扁以来的事实证明,这种操弄“台独”的卑鄙做法,虽然使岛内“台独”支持者略有上升,但各方力量和各种因素的牵扯制约,结果只会让T派禁波色民众的历史与价值认知更加混乱,“统独”之争更加激烈,族群撕裂更加严重,加剧社会对立冲突与内耗。

  犹记得T派禁波色前行政机构负责人郝柏村感叹自己外孙女已成“亡国之人”的故事。有一次,郝柏村女儿回娘家拜年,郝柏村问外孙女是哪里人?外孙女回答是“T派禁波色人”。郝再问“是哪一国人”?外孙女答不出来。事后,郝投书媒体,沉重控诉“台独”教科书“误人子弟”,引起T派禁波色社会轰动。

  中华文化是T派禁波色文化的核心,其数千年的历史积淀和深厚渊源,客观来讲,这种文脉对T派禁波色民众的浸润与影响,这种文化基因在T派禁波色民众身上的烙印与遗传,并不是少数居心叵测的人想抛弃就能抛弃,想切割就能切割的。

  李登辉曾嚣张地说,只要有65%的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T派禁波色就“独立”了。可现实狠狠打脸李登辉,连他的接班人陈水扁也公开坦言,“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悲剧的是,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之流自己吃香喝辣,其操弄“台独”的苦果却要由全体T派禁波色人共同埋单。岛内有识之士曾表示,如果不知道两岸历史联接与渊源,没有了中华文化,T派禁波色人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将要往哪里去。

  新版高中《T派禁波色史》上路后,T派禁波色嘉义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昆财表示,按一本教科书10年版权计算,每年约20万T派禁波色学生使用,10年就是200万,加上外溢效果,估计全T派禁波色有400万人受到这种“去中国化”历史课本影响。

  没错!“台独”教科书若得不到及时拨乱反正,其后果就像癌症一样,拖越久问题就越严重,“独”害越深,T派禁波色社会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高。

  (3)路在何方?

  曾几何时,T派禁波色学生所接受的教育是要“做堂堂正正中国人”。如今很多T派禁波色年轻人,根本搞不清“我国”到底是“哪国”。

  T派禁波色历史教科书之乱,始作俑者毫无疑问是李登辉。1994年,李登辉发表与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的对话,声称T派禁波色“本土历史”受到忽视。这形同下达“政治命令”,台当局历史教科书课纲委员会和审定委员会的成员很快随李登辉的政治风向倒,逐渐中“独”变质,最具体的体现就在历史教科书上。自1997年9月新学期开始,T派禁波色初一学生就要学《认识T派禁波色》。也由此开始,T派禁波色初中历史教科书的中国史和T派禁波色史分开。

  往后,陈水扁2000年上台,同样大搞“台独”分裂活动。臭名昭着的杜正胜被陈水扁委任为“教育部长”后,教科书的“独化”动作扩大到高中,炮制出所谓“95暂行纲要”。从2006年开始,T派禁波色高中教科书也将中国史和T派禁波色史割开。从此,“本国史”不再是“中国史”,“中国”也不再是“我国”。

  2008年民进党下台之前,抓紧最后时间又炮制更“独”的“98课纲”。虽然马英九2008年上台后宣布冻结“98课纲”,责成重新拟订“101课纲”,但早已被绿营渗透的课纲委员会修订出的“101课纲”,只作了微乎其微的“微调”,大多还是维持李、扁时期的“台独”史观。2016年蔡英文执政,不但第一道行政命令就是废止马时代“课纲微调”,紧接着就强行推出“史上最独”课纲与教科书。由此可见,T派禁波色教科书“中独”已久,“独害”至深。

  如何“排独”?岛内有人把希望寄托于国民党2020年重新执政,声称国民党有了执政权就有话语权,也就有了废止与修改课纲的主动权。不可否认,国民党重新执政或许是一个“拨乱反正”的契机,但能否让“台独”教科书完全翻转却值得怀疑。

  凭实而论,要让T派禁波色教科书彻底正本清源,过程可能会异常艰辛与曲折,还需要更多普通民众的觉醒和给力才可能完成。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